<menuitem id="7hfvr"><meter id="7hfvr"></meter></menuitem>

      <ruby id="7hfvr"></ruby>
      <big id="7hfvr"></big>

        <rp id="7hfvr"><menuitem id="7hfvr"><thead id="7hfvr"></thead></menuitem></rp>

        <delect id="7hfvr"><sub id="7hfvr"></sub></delect>

          <ruby id="7hfvr"></ruby>

            首頁 >> 要聞 >>要聞 >> 我們用筆見證了中國脫貧攻堅的壯闊歷程
            详细内容

            我們用筆見證了中國脫貧攻堅的壯闊歷程

            編者按

            光明日報》自2020年1月起,開設《決戰貧困·中國扶貧十二章》欄目并連續刊發了12篇文學作品。這些作品或以與歷史同行的氣魄,從外向內深度剖析中國脫貧攻堅進程,或以剖開時代橫斷面的細致觀察,聚焦一個個獨特地域、鮮活個體,將脫貧攻堅進程中人們拼搏的汗水、付出的艱辛、豐收的笑顏,錄于紙端。作家們深入扶貧一線,描繪了一個個真實、立體、深情的“中國故事”,用文學見證脫貧攻堅壯闊歷程中,中國人民的奮斗史、精神史。

            決戰脫貧攻堅已取得決定性勝利。在本欄目即將收官之際,特約曾參與撰稿的作家們分享他們的創作故事,一起重溫那些時刻,那些人物,那些精神。征途漫漫,惟有奮斗,史詩,仍在繼續。

            紀紅建 我曾去過200多個貧困村莊

            2014年年底到2017年5月,為創作長篇報告文學《鄉村國是》,我曾深入中國脫貧攻堅重點鄉村走訪,見證了黨員干部、群眾的復雜與艱辛、矛盾與糾結、淚水與汗水,深切地感知著中國人的勤勞勇敢與善良質樸,中華民族實現小康的歷史大潮與老百姓的熾熱情愫。隨著2020年的腳步越來越近,擺脫貧困的人越來越多,中國的鄉村變化也越來越大,我內心有種強烈的愿意,再次走進鄉村去見證和記錄他們的巨變。2019年年底2020年年初,我再次深入脫貧攻堅重點鄉村或回訪曾經走訪過的鄉村,如湖南湘西的十八洞村、甘肅渭源的元古堆村、貴州江口的凈河村、四川涼山州的三河村等,被向麗、洛古有格、曾玉成等人的故事深深感動,不僅依然感受到黨員干部和群眾的熾熱情愫,更深刻感受到中國鄉村歷史性的巨變。各具特色的房屋,完善的基礎設施,蓬勃發展的產業……最令人驚喜的是,村民們自信的眼神,歡快的笑聲,堅定的腳步,讓我充分感受到從外在到內里,從物質到精神的變化,讓我看到了中國鄉村希望的曙光。千萬個向麗、洛古有格、曾玉成,便可會集成巨大的改變貧困、鄉村振興的磅礴力量,描畫中國鄉村的詩意春天!于是《曙光》應運而生。

            (《曙光》載2020年1月17日14版。作者系中國作家協會會員)

            唐湘岳 龔穎 在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上,我聽見了黃詩燕的名字

            細雨紛紛,今年的清明節仿佛與往年別無二致,只不過,這個時節,讓記者不禁想起一位特殊的“采訪對象”——黃詩燕。

            2019年11月29日,湖南炎陵縣委書記黃詩燕帶病主持召開扶貧調度會后,突發心臟病,不幸殉職。作為聞訊第一批趕到事發地的媒體人,15天的采訪中,我們聽了80多個關于他的故事。記者忍不住和采訪對象一同抹眼淚,黃詩燕的形象仿佛浮現在眼前。

            黃詩燕就站在縣紅軍標語博物館里,尋找著脫貧攻堅偉大戰役的初心和源頭——“共產黨是為無產階級飯吃衣穿屋住的黨”,這位“義務講解員”一遍遍向大家講解著這條紅軍標語蘊含的深意。常常一輪講解下來,數個小時,汗透衣背,仍不覺累。然而就是在這雷霆萬鈞的紅色力量指引下,黃詩燕扎根第一線,勇挑重擔,為脫貧攻堅事業鞠躬盡瘁,帶領炎陵縣成為湖南省第一批“摘帽”的國家級貧困縣,用生命詮釋了共產黨員的初心和使命。

            今年是中國共產黨建黨100周年,無數黨員前仆后繼才換來今日國之昌盛。新時代戰場雖無硝煙,然“但見人民大勝利,犧牲小我又何妨”的精神未曾改變。

            (《紅土地上的“脫貧書記”——追記湖南省炎陵縣委書記黃詩燕》載2020年2月28日14版。唐湘岳系本報高級記者;龔穎系人才就業社保信息報社記者)

            高凱 關于扶貧的思考可能才剛剛開始

            《合作社里的硬漢子》是我當時正在創作的長篇報告文學《拔河兮》的一個章節,該書后來出版后,進入《中華讀書報》“2021開年值得關注的文學和少兒圖書40種”榜單!栋魏淤狻贩从车氖歉拭C省臨潭縣扶貧的方方面面,其合作社扶貧模式在甘肅很有代表性。脫貧攻堅戰雖已完美收官,但扶貧永遠不會結束,而關于扶貧的思考可能才剛剛開始。臨潭縣合作社里的那些硬漢子給我的啟發是:其一,扶貧體現了國家情懷,脫貧者從此會記得,在自己貧困的時候得到過國家切實的幫助;其二,許多人靠協作集體擺脫了致命性的貧困,生活開始邁上小康;其三,文化深度參與了一次國家民生行動,助力扶貧檢驗了文化自身的能力和良知。

            (《合作社里的硬漢子》載2020年3月27日14版。作者系甘肅省文學院院長、甘肅省作協副主席)

            潘小平 我們的文字,應該有回應這個時代的意志和能力

            面對這一題材,我主要解決的是理性問題。中國文學的傳統,是家國之思,心憂天下,不太重視個體生命和情感的表達,新時期文學把這個問題解決了,但同時又出現另一種傾向,那就是對社會、對現實、對世道人心的隔膜,過分關注小情感、小境界、小視野、小格局。中國正處在社會轉型的劇變期,國家的前途與個人的命運,從未如此緊密地聯系在一起,因此我們的文字,應該有回應這個時代的意志和能力!靶⑹隆比绾蚊鎸Υ髸r代?這是一大考驗。我希望在與世界分享中國故事的時候,站位能夠高一點,視野能夠開闊一點,不局限于一時一地,一人一物,同時避免主題寫作的政治化和意識形態化,避免成為政策的圖解。這就需要建立一個廣闊的、深遠的、民族歷史的、文化地理的大背景,在思想文化的層面上、社會發展的層面上,描寫和講述脫貧攻堅這一偉大的歷史事件。

            (《嶺上開遍映山紅——安徽省金寨縣健康扶貧散記》載2020年4月24日14版。作者系安徽省作協原副主席、秘書長)

            毛玉山 除了我們偉大的中國共產黨,世上誰能做得到?

            在寫完《夢圓柯坪》之后,我的心情一直不能平靜?缕喝藶榱俗非笮腋I,幾代人生生不息、奮斗拼搏,他們雖做出了超常的努力和付出,卻一直沒能改變他們貧困的命運。

            在這樣一個僅有5萬多人的貧困小縣里,國家不計成本地投入了幾十億元,平均到每個人身上可達5萬余元;“水庫夢”“甜水夢”“脫貧夢”,柯坪幾代人的百年夢想竟在幾年間全部實現,全面、徹底地解決了這里的貧困問題,讓農牧民們都過上好日子。不僅如此,全國832個貧困縣的近1億貧困人口,在2020年全部脫貧。這是多么偉大的創舉?除了我們偉大的中國共產黨,世界上還有誰會這么做?誰能做得到?

            以這樣的決心和意志,我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離我們還會遠嗎?這就是我內心真實的感受。

            (《夢圓柯坪》載2020年5月26日16版。作者系新疆報告文學學會會長)

            劉裕國 鄭赤鷹 我們在大涼山蹲了半年多,面對面地采訪了100多位干部群眾

            2019年2月至7月,為全面了解并反映大涼山脫貧攻堅的情況,我們在大涼山蹲了半年多,先后到了11個國家級貧困縣的幾十個極度貧困村,面對面地采訪了100多位奮戰在脫貧攻堅第一線的干部群眾。記不清有多少次,我們握筆的手忍不住地顫抖,哽咽著無法發問,淚水打濕采訪本。報告文學《大涼山:云端上走出幸福路》就是這段心路歷程的成果。留給我們的,則是心靈的永久震撼,靈魂的反復洗禮,以及對我們人生觀的一次次拷問。

            在大涼山,最讓我們震撼的是數十萬彝族群眾的大遷徙。歷史上,彝族是一個遷徙的民族,因為貧窮,因為戰亂,不得不無休止地向邊遠貧困山區遷徙。在當今脫貧攻堅大決戰中,我們黨和政府通過實施彝家新寨建設、通過易地搬遷集中安置,讓數十萬彝族群眾走出“一方水土難以養活一方人”的苦寒山區,來到低山區,來到平壩,住進生活配套設施齊全、安全舒適的嶄新住房。這在幾千年彝族歷史上是從來沒有過的!歷史學家曾經用一步跨千年,形容大涼山的民主改革,而我們眼前的這個大遷徙,何嘗不是數百萬彝族群眾走向現代文明的開始呢?

            為了真實地反映這個過程,我們攀上那些極度貧困村原址,又來到這些貧困村搬遷后的新村,對比非常鮮明,印象非常強烈。這些極度貧困村大都在海拔2500米以上,終年寒冷,氣候異常。經常有這種情況:我們走進老鄉家時晴空萬里,出來的時候竟然是滿天雪花飛舞。那些日子里,我們住過海拔2000多米的村委會活動室,入夜寒氣逼人,凍得手腳麻木;我們也鼓起勇氣,爬上懸崖村的鋼梯,感受到天梯上的眩暈;我們也騎過馬,坐過船,這些感受終生難忘。

            (《大涼山:云端上走出幸福路》載2020年6月19日14版。劉裕國系人民日報高級記者;鄭赤鷹系原成都軍區空軍政治部創作室主任)

            關仁山 “摘帽”的那一刻,有人笑了,有人哭了

            2019年冬天,我從雄安到阜平,到駱駝灣、顧家臺和胭脂洞等村進行采訪,總體了解了阜平扶貧歷程。我想:不能僅僅從駱駝灣、顧家臺落筆,全縣的故事都要吸收進來,除了史料價值,還要有感染力,把握住一個情字,大情和大愛。

            疫情期間,我試著用電話采訪,因為聽不懂當地老百姓的口音,只能暫時停筆。到了2020年3月初,我從北京再次去了阜平。在走訪期間,我每天都被當地百姓的故事感動著。這里的人民純樸、勤勞,默默地干,拼命地干。阜平宣布脫貧“摘帽”的那一刻,有人笑了,有人哭了。脫貧攻堅的故事,其艱難,其榮耀,足以載入人類發展史冊。

            過去對鄉村題材的書寫,我們基本保持的是戀舊的鄉愁情調,對貧困的根源沒有深入反思。這次視角變了,干部和群眾不畏艱難、不怕犧牲、敢于奉獻、敢于擔當,這樣的敘述本身就是新意。

            在創作中我一直在思考,脫貧攻堅真正應該留下的是什么?是精神!精神扶貧比物質扶貧更重要。我們欣喜地看到老百姓的成長,他們在脫貧之后提升了幸福感,感受到心靈的富有。

            (《太行山上掛金傘——河北阜平扶貧紀事》載2020年7月24日13版。作者系河北省作協主席)

            劉瑩 二十年后,我再次踏上牛欄江這片土地

            《決勝牛欄江》以真實的新聞故事和富有張力的文學語言,向讀者呈現了貴州深山區決勝脫貧攻堅的艱難過程和干部群眾的拼搏精神。稿件刊載后,引發強烈反響,時任貴州省委書記作了批示表揚。

            回想《決勝牛欄江》的采訪寫作過程,有兩點值得分享,一是開頭先聲奪人。運用文學化的表達方式,向讀者呈現出牛欄江流域惡劣的生存環境,極富感染力地把讀者帶入故事之中。二是采取對比手法,將筆者20年前的所見所聞做背景,與今天的巨變形成鮮明對比,讓作品充滿縱深度和穿透力。

            好的內容要有好的表達形式,選擇報告文學作為《決勝牛欄江》的呈現體裁,跳出了新聞通訊中記者不能直接表達情感的限制,讓文章在客觀真實的同時實現以情動人的感性表達,這也是文章的成功之處。

            (《決勝牛欄江》載2020年8月28日14版。作者系貴州日報報刊社高級記者)

            季棟梁 貧困了兩千多年的西海固,從此“摘帽”,與全國人民同步進入小康社會

            西海固所涵蓋的寧夏西吉縣、海原縣、原州區(老固原縣)等9個國家級貧困縣區,因為千山萬壑、十年九旱的自然條件,導致生態脆弱,經濟凋敝,社會閉塞,是革命老區、貧困山區和少數民族聚居區。清朝陜甘總督左宗棠經過這片土地,曾在奏章中寫出“苦瘠甲天下”的評語。1972年,聯合國糧食開發署到西海固考察,給出了“不適宜人類居住”的定語?梢哉f,在全國一提貧窮,人們的第一反應就是寧夏西海固。1983年1月國務院專題會議確認“西海固地區是全國最貧困的地方”;1995年西北大學出版社出版的《扶貧西海固》一書認為西海固地區的貧困屬于“世界之最”;在2011年國務院《中國農村扶貧開發綱要》所列的全國14個集中連片特困區域中,西海固所在的六盤山地區位列第一……

            1983年“三西”扶貧拉開了國家開發式扶貧先河,幾十年尤其是十八大以來,西海固扶貧攻堅風生水起,解決了140萬人口的吃水問題,搬遷移民123萬人,累計脫貧300多萬人,2020年11月16日,西吉縣退出貧困縣序列,標志著“苦瘠甲天下”的西海固地區全部“摘帽”,有著兩千多年歷史也貧困了兩千多年的西海固,從此告別絕對貧困,撕掉貧困標簽,與全國人民同步進入小康社會,讓人由衷產生“換了人間”的感慨。

            西海固幾十年的扶貧歷程,涌現出太多打動人心可歌可泣的故事。我以普通人視角切入主題,完全采取原生態的手段,深入最基層的社會組織,捕捉最卑微的社會細胞,保持泥土的氣息與活力,原汁原味講述最感人的故事。

            (《沖刺——寧夏西吉縣決戰脫貧攻堅掠影》載2020年9月25日14版。作者系寧夏作協副主席)

            郭建強 折取更多時代枝葉飽滿的“直接引語”

            報告文學趨實、趨于現場,要有報告,還要有文學。簡單說來,這種文體就是對當下生活的一種“直接引語”。踏上青海省海東市兩區四縣的土地,親眼看、親耳聽,感受和理解在這場艱難繁重的戰斗中沖鋒一線的人們的勇氣和智慧,我不斷被一個個細節、場景、人物所感動和震撼。我知道,我所了解到的僅僅是這首偉大史詩里的一個局部;然而,就是這些在河湟谷地的深溝大壑拼搏、奮斗的人們,在踏踏實實地帶領鄉親們向前走。

            從一條江河能感知燦爛星漢,也能在它的波浪里聽到大海的呼喚。繼續出發,把身子彎向大地,去折取更多時代枝葉飽滿的“直接引語”。

            (《拔“窮根”的人們——青海省海東市脫貧攻堅五記》載2020年10月23日14版。作者系青海法制報社總編輯)

            吉米平階 這些年,跟他們接觸多了,我覺得自己也多了些沉靜,少了些浮躁

            2011年10月,西藏開展了覆蓋全區的“強基礎惠民生”活動,派駐村(居)工作隊,與最基層的老百姓同吃同住同勞動,幫助他們走上共同富裕的道路。我曾受命在藏東昌都的一個村子工作了一年多。

            后來這些年,只要有機會,我都會到西藏的農牧區采訪,時間允許就住幾天,耳濡目染,無不是西藏短短幾十年跨越上千年的生動實踐,這絕不是一句美麗的口號,只有深入西藏基層,了解西藏歷史的人,才會對這句話有切實的理解。

            西藏,是許多人津津樂道的話題,有炫耀自己入藏歷險的,有抖落在西藏各種奇遇的,更有甚者,編造一些荒唐故事和離奇身世,以博取眼球。殊不知,在西藏脫貧攻堅一線奮斗著的西藏各族干部群眾,他們生于斯長于斯,面對滄海桑田的時代巨變和“一日長于百年”不是魔幻勝似魔幻的生活日常,他們沒有大驚小怪,沒有招搖過市,而是兢兢業業,以“不破樓蘭終不還”的精神堅持在脫貧攻堅一線,他們的經歷和人生,何止雄奇偉大。然而,他們又是普通大眾的一員,有他們的雞毛蒜皮,有他們的酸甜苦辣,卻并沒有聽到他們喋喋不休大倒苦水。這些年,跟他們接觸多了,我覺得自己也多了些沉靜,少了些浮躁。偉大的時代不乏感人的故事,勤勞的人民不乏偉大的壯舉,正是在他們身上,我看到了西藏高原一幕幕溫暖的場景和一個個感人的故事。

            (《鄉村的事業》載2020年11月27日14版。作者系西藏文聯副主席)

            尚杰 陳鵬 劉江偉 我們也期待,能夠用手中筆,記錄下更多令人振奮的“變”

            之所以要寫囊謙的變化,是因為跨越2000多公里,翻過一座座雪山,來到這個平均海拔4000米的高原小縣后,看到的、聽到的、感受到的都是“變”,用日新月異、翻天覆地來形容都不為過。

            于是,我們奔波在囊謙的草原牧場、學校醫院、建設工地,與農牧民、干部、學生、援建者促膝長談,記錄下了五年來,囊謙的“住之變”“學之變”“人之變”“幫之變”!白≈儭笔侨庋劭梢娮畲蟮淖兓,“學之變”是最受群眾歡迎的變化,“人之變”是最令人欣喜的變化,“幫之變”是與外部聯系最大的變化……如今,囊謙正奮進在鄉村振興的新征程中。我們也期待,能夠用手中筆,記錄下更多令人振奮的“變”。

            (《囊謙的變化》載2020年12月25日16版。作者系《光明日報》記者)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暂无内容
            還可輸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约附近100元3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