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7hfvr"><meter id="7hfvr"></meter></menuitem>

      <ruby id="7hfvr"></ruby>
      <big id="7hfvr"></big>

        <rp id="7hfvr"><menuitem id="7hfvr"><thead id="7hfvr"></thead></menuitem></rp>

        <delect id="7hfvr"><sub id="7hfvr"></sub></delect>

          <ruby id="7hfvr"></ruby>

            首頁 >> 文學講堂 >>現代文學 >> 關仁山:求知無盡 和風迎春
            详细内容

            關仁山:求知無盡 和風迎春

            时间:2020-11-20     作者:關仁山【转载】   来自:文藝報   阅读

            微信圖片_20201120103648.png

            第一屆魯院高研班,關仁山在學習


            魯迅文學院成立70周年了,可喜可賀!魯迅文學院應該是走進了收獲的秋天,但是我感覺她迎來的依然是春天。春天在播種,似乎一屆一屆永遠在播種,秋天的果實能不豐碩嗎?


            魯院培養了那么多作家,我們愛文學,當然更愛魯院。我與魯院有緣,有著深深的感情。因為我兩次在魯院培訓,兩次在魯院講課。第一次是1998年秋天,中國作協舉辦了中青年作家培訓班,我們河北“三駕馬車”的何申兄、談歌兄都參加了。這個培訓班是在已故的中國作協黨組書記翟泰豐助推下舉辦的,同學有張平、周梅森、陸天明、張宏森、葉廣芩、李蘭妮等著名作家,我們住在中國作協辦公大樓里,聽課也在作協會議室。講課教師的規格非常高,記得有中央黨校、中國銀行、國務院辦公廳、國家科委領導授課,讓我們眼界大開。河北評論家楊立元到魯院聚會,他請翟泰豐書記題寫了他的評論集《三駕馬車論》的書名。翟泰豐書記欣然題字,題字時我在身邊,音容笑貌歷歷在目。這次學習請的授課專家規格很高,講了作家怎樣整體認知時代、把握時代,我感覺收獲很大,真正做到了求知、充電。我們哥仨基本以創作中篇小說為主,因為班里同學們好多寫長篇小說,受到鼓舞,我在這次學習中,也開始嘗試著創作長篇小說,學習期間開始創作,結業后不久,我們“三駕馬車”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了三駕馬車長篇小說叢書:何申的《多彩的鄉村》、談歌的《家園筆記》和我的《風暴潮》。讓人悲痛的是,何申兄今年2月不幸離開了我們。時光過得真快,當時操辦魯院的常務副院長雷抒雁也離開了我們,但是他們活在我心中;貞浧鹉菚r魯院學習的時光,院方組織為南方大水災捐款,雷抒雁院長叮囑我樹立精品意識,張平教我使用電腦用自然碼打字,周梅森鼓勵我創作長篇小說,聽葉廣芩大姐用陜西方言講笑話,等等,許多溫暖的細節浮現眼前,真的很留戀。


            皆因有了這次學習,我們“三駕馬車”與雷抒雁院長等魯院老師結下深厚友誼,為下一次學習奠定了基礎。2002年,中國作協金炳華書記助推的首屆“魯迅文學院中青年作家高研班”開始招生。那時我應北京出版社邀請,在北京懷柔紅螺寺旁的培訓基地封閉創作長篇小說《天高地厚》。有一天,談歌兄給我打電話說,魯院雷抒雁院長讓我們“三駕馬車”去學習呢!還說這個班時間長,學習半年,機會難得。我想去,但是又有些遲疑地說,好事啊,可是我們前幾年培訓過了,手頭的長篇小說正在沖刺收尾,這機會還是讓給別的青年作家吧!談歌說他再與雷院長商量,隔了幾天,談歌又打來電話說,這次是50人的大班,省作協也非常支持,何申兄因為承德報社工作無法離開,我們倆還是去吧!


            2002年夏天,我和談歌兄再次走進魯院,進入首屆中青年作家高級研討班學習。與著名作家柳建偉、麥家、邵麗、歐陽黔森、紅柯、徐坤、孫惠芬、衣向東、王松、李西岳、艾偉、林那北、荊永鳴、陶純等文友成為同學。全班共49人,廣西作協主席東西沒有來,他如果來了就是50人。軍旅作家李西岳是班長,我被推選為班里黨支部書記,班主任是詩人高深老師。


            我們是首屆班,到目前已經是38屆了。今年疫情,第38屆編劇班延遲開班,最后常務副院長徐可帶領教師克服各種困難,終于在北京開班。徐可讓我給學員們講了一課《新時代,作家和編劇需要解決的幾個問題》。走上講堂,心中感慨萬千,說的第一句話:我是“魯一”畢業的,我們是校友!在全國各地,除了同班同學,只要說是“魯幾”的,大家都是校友,顯得格外親切。


            求知無厭知無盡,治學有恒學有成。治學后再生,是魯院的秘密,也是魯院的魅力。這是一所崇高的殿堂,所以全國青年作家才向往之。作家素養的提升,與學習深造、汲取營養,致使藝術觀念的轉變提升。所謂的“再次生成”。我感覺這里有兩層含義。一個層面是可見的,以文會友,同學們之間的友誼,有與魯院師生間的友誼,還有與各大刊物出版社以及媒體朋友的友誼。單憑師生友誼而言,這是一種美好的相遇,各種碰撞、交流、握手,讓目光相遇時讀懂彼此的心,拓展文壇的人脈,這種相遇與浸潤,必然在漫長的時光中突顯珍貴,也許我們把這種相遇比喻為生命的螢火,永遠在暗夜里閃光。另一層意義是看不見的,敞開耳朵聽課,讓耳朵集中聽到老師授課的內容,傾聽中領悟,吸收消化,讓文學以及文學之外的知識走進內心,培育藝術感覺,提升自身的藝術修養。大家都是有一定創作實力的作家,否則也不可能推薦過來,特別是首屆班。魯院常務副院長雷抒雁、副院長白描對教學抓得很緊,講課教師都是名家。老師的聲音富有穿透力、感染力,能夠直低藝術本質,撞擊人心。記得副院長胡平講了一課《文學的藝術感染力》對我啟發很大。小說是創造,塑造人物,構架故事,作品的藝術感染力非常重要。同時,聽課中也學到了一位作家應該具備的責任和擔當!


            我的“中國農民三部曲”的第一部長篇小說《天高地厚》后半部就是在魯院讀書期間創作的,并將整書修改完成的,這期間得到魯院老師同學們的鼓勵和支持。北京十月文藝出版社的隋麗君大姐作為此書責編帶病幫助我修改《天高地厚》。為了聽課,盡量不請假,每天下課后我去北三環中路的十月文藝出版社與大姐改稿,改到夜里,再打車回東八里莊的魯院,班主任特意叮囑門衛留門,這讓我非常感動。今天翻開書的后記,寫著“2002年9月28日于北京東八里莊魯迅文學院”。


            魯院副院長、評論家胡平老師看了《天高地厚》,寫了評論,同學柳建偉也寫了評論文章,在我們臨近畢業的時候,中國作協與河北作協為之開了大型研討會,魯院也是一家主辦方。一些老師覺得這是繼浩然《蒼生》之后反映冀東平原農村生活的又一部力作,展示了農村30年歷史變革歷程!短旄叩睾瘛愤@個名字好,極具涵蓋力,本是一句成語,兩層意思:一是形容大地對人的恩情深厚;二是指農村事物的復雜性!疤旄摺睉摻柚钢袊恼,“地厚”指中國農民對土地的深情與眷戀。優秀小說一般都把創作人物形象作為重要歷史使命,覺得它成功塑造了一群具有鮮明性格的人物形象,反映了當代農村生活的豐富性和復雜性。梁雙牙和鮑真更為突出。梁雙牙勤勞能干,樸實本分,對土地愛的深沉,對鮑真也愛的深沉,深刻反映了千百年來農民與土地的生死關系。鮑真雖是一位女性,卻是農村改革進程中先進的代表與化身。后來由中國電視劇制作中心拍攝成了同名電視連續劇,在農業稅免稅的時刻,在央視播出。


            聚也不是開始,散也不是結束。文壇有個說法,作家不在魯院走一遭,就像是缺少點什么,可見魯院的地位無可替代。我們畢業以后,我們首屆班同學們經常聚會。每人出什么書都要相互贈送一本,友誼之情像老酒一樣綿長醇厚。魯院走過70年,伴隨著新中國文學事業一路走來,有許多作家從這里走出來,由小樹變成大樹,好大一棵樹,深情藏沃土。我們深情地說一聲:老師們辛苦啦!感謝你們,祝福魯院!人到七十古來稀,但是,魯院正年輕,可以說青春正當時。我們走進了新時代,因為魯院給了我力量,讓我沉靜地寫下去,這是多么幸?鞓返氖聵I!魯院啊,你的心連著我的心,于是文學的火焰永遠燃燒在一起,我們與魯迅文學院共同走向未來!

            內容來源:《文藝報》2020年11月20日2版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暂无内容
            還可輸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约附近100元3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