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7hfvr"><meter id="7hfvr"></meter></menuitem>

      <ruby id="7hfvr"></ruby>
      <big id="7hfvr"></big>

        <rp id="7hfvr"><menuitem id="7hfvr"><thead id="7hfvr"></thead></menuitem></rp>

        <delect id="7hfvr"><sub id="7hfvr"></sub></delect>

          <ruby id="7hfvr"></ruby>

            首頁 >> 文學講堂 >>傳統文學 >> 文學冀軍 | 人間煙火與自我躍進——劉萌萌散文創作談
            详细内容

            文學冀軍 | 人間煙火與自我躍進——劉萌萌散文創作談

            时间:2020-10-30     作者:楊獻平【转载】   来自:河北日報   阅读

            劉萌萌.jpg


              劉萌萌,1974年生,河北昌黎人。中國作協會員,魯迅文學院第36屆高研班學員,河北文學院簽約作家。文字散見于《北京文學》《散文海外版》《散文選刊》《文藝報》《芙蓉》《中國作家》等期刊。著有散文集《她日月》。獲首屆《黃河文學》雙年獎,首屆孫犁文學獎。曾被評為第三屆河北省十佳青年作家。



              劉萌萌的散文寫作,早已是河北散文群落當中一個比較獨特的文學存在了。她的散文寫作屬于很緊致又持續的類型,始終按照自己的步速在走。這個寫作者是難覓其蹤,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這是一個寫作者應當保持的姿態,尤其是在當下整體性較為浮躁的環境中,保持一個自我收斂的寫作“造型”,非常難得。


              文學不是邀功請賞,也不是博人眼球。對于還在路上的寫作者而言,沉下來,再沉下來,過好生活,再把作品寫好,不斷地洞徹和覺悟,不斷地用文字呈現此時“我”在的這個世界的各種景象與事件及其“過程”,哪怕是微小的和局部的,只要能夠撼動人心,那就是有效的,也可能是不朽的。


              文學寫作說到底是一種看起來無用,實際上是人在世俗當中為靈魂加冕,修筑堂皇與幽邃宮殿的“大用之用”。這一點,似乎與劉萌萌的散文寫作比較吻合。這些年來,她和她的散文作品看似不溫不火,但很持續,也很“周正”和深入。文學創作畢竟也是細水長流的“工程”,唯一需要的外力,便是這個世界和人間不斷地為作家的內心設置各種壁壘與障礙,厄難與困阻,使之能夠采塵土以為磚瓦,日月星光以為階梯,進行一種與自己心靈合拍,與精神偎貼的藝術建筑。


              劉萌萌迄今為止的散文作品,多數是地域和鄉土氣息較濃的,極少旁涉歷史與各種影碟名著、書間坊里。劉萌萌的散文寫作首先是誠實的,她近兩年的《綠火烙》《春天里》《家之春秋》《回憶中抵達》《維他命》《屋檐下的人間》《琳瑯年代》等,幾乎每一篇都蘊含了極強的地域文化氣息以及為普通人的人生遭際和困頓進行文學書寫的強烈意愿。她的散文,總是能夠從諸位親人和他人的現實經受當中,提煉和呈現出人生于世的種種無常與不幸,其中有無奈的妥協與放棄,也有強韌的堅持與再起。字里行間,傳達的是茂盛而又夾雜著熱騰騰飯食味道的人間煙火,更有著發自肉身的溫度以及人在某些特殊時刻和典型環境中的具體表現與人性透射。


              《春天里》的呂八爺、國忠爹等人物,過往年代里的個人命運以及在“我”眼里和記憶中的種種行跡,使得她的這篇作品,充滿了舊底片一樣的“機械性”,并且是那種自然而然的帶有規劃性質的人生及經歷。這些人物的命運顯然是被時代籠罩了的,當然也是時代的一部分,盡管微小,生無痕跡,死無余聲,但他們也都在劉萌萌的筆下,獲得了另一種意義上的新生!痘貞浿械诌_》的父親母親,鄉村通往縣城的道路,“我們”一家人的窘迫生活,絲絲縷縷的記憶,在文字之間綿延繚繞!读宅樐甏防锏哪赣H等人物形象,都帶有鮮明的時間特征與時空烙印。不難看出,劉萌萌對于其幼小時候生活的大院懷有很深的感情,那里面的人們逐個成為了她時至今日文學書寫的絕佳對象與刻繪的“原點”。


              劉萌萌這些年用散文這種藝術形式用力經營的,大抵是她年少時關于大院里的人事記憶。這樣的一種執著,一方面可以看出劉萌萌是一位有著極其深厚的生活底蘊的散文作家,也是一位能夠回身張望并且將人間往事深刻而又藝術性地納入筆下的優秀寫作者;另一方面,劉萌萌也顯示出了自己的為人主張和理念,即在具體的現實人事和生存生活場景中,充滿了對他人的全身心關照,為他們刻畫人生軌跡與命運圖譜。


              散文這種題材,主要是作家對現實現場的觀察、分揀與采集能力,但更取決于作家的內心品質、精神質地與靈魂的光照度。劉萌萌是一個極其認真的現實生活的書寫者,對于人生在世的種種蛛絲馬跡,尤其是那些觸碰到心靈絲線的人和事乃至更多的情景,都可以在她內心生發出更為空靈或是沉實的“人間場域”。她用那些人和事,構建了屬于她的年代文字影片,其中的動和靜,深和淺,他人和自己,現實與夢想等,都有著強勁的粘結力。


              劉萌萌當然也是一個有雄心、有想法的散文作家,如《屋檐下的人間》《綠火烙》就是較好的文本證明。雖然形式上并不太新,但有了問題探索和實驗的努力或者說躍升的景象;語言和結構上也有一些異于往常的表現與成效;更重要的是她的散文寫作思維和思考,也發生了較大的向著嶄新之境掘進的信心與勇氣。我想,這才是最值得關注和肯定的。一個寫作者不可能總是沉湎于一種書寫方式和一種題材的呈現與表達,而是應該自覺地把視野不斷放大,從而具備一覽眾山小的曠遠、深邃、蒼茫和雄渾。


              新世紀以來,鄉村題材的散文創作似乎鮮有創新,出身鄉村或者城鄉接合部的寫作者們,總是習慣在兒時的記憶中搜撿那些披滿時光的碎片化影像,將之形諸文字。這樣的一種寫作方式,其實是一種慣性,人們習慣在經驗中重新確認自己和時代以及周遭的各種關系,而恰恰忘了迅速變遷的“此時我在”的重要性。對于作家來說,時刻用心體察個人與當代、與正在迅速發生變化的事物和人的復雜關系,從而進行一種更敏銳和新鮮的寫作,應當成為一個自覺而又迫切的行動。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暂无内容
            還可輸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约附近100元3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