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7hfvr"><meter id="7hfvr"></meter></menuitem>

      <ruby id="7hfvr"></ruby>
      <big id="7hfvr"></big>

        <rp id="7hfvr"><menuitem id="7hfvr"><thead id="7hfvr"></thead></menuitem></rp>

        <delect id="7hfvr"><sub id="7hfvr"></sub></delect>

          <ruby id="7hfvr"></ruby>

            “在場”的態度,“出圈”的學術
            時間:2021-04-30   作者:桫 欏 【轉載】   

              經典名著是怎樣變成經典的?盡管眾說紛紜,但其基本流程當無大爭議,即在同代的傳播和后世的流傳過程中,不斷被或普通或專業的讀者加以理解并闡釋,并由此被注入新的內涵和意義。中國人耳熟能詳的“四大名著”以及世界文學史上的佳作均有這樣的特征。這也提示我們,經典作品必須禁得住歷史的分析與評判,能在不同時代、不同讀者那里獲得新生命,從而才是不朽的。


              最近,文學評論家王力平出版了新作《水滸例話》(花山文藝出版社2021年1月出版),以獨特的視角和方法分析古典名著中的敘事技巧,一方面鞭辟入里分析小說的寫法,向讀者傳遞文學創作和欣賞的基本常識;另一方面,也破解了原著情節上的諸多奧秘,使人有醍醐灌頂之感。就如作者所主張的評論方法,不僅揭示隱含的情節邏輯“是什么”,還解答了“為什么”的問題。因此,這部書既是讀者提升文學素養,學習評論和創作的進階教材,也是鑒賞《水滸傳》的必讀書。


              主題明確,說理透徹,語言質樸生動,篇幅短小精悍,是這部書在寫作方式上呈現出的鮮明特征。在大量使用學術概念、論證繁瑣冗長的理論評論著作大行其道的今天,能保持這種寫作風格殊為不易。這不僅反映了作者肯于面向讀者說話的評論態度,舉重若輕的論述更是憑借老練通達、爐火純青的學術修養才能做到。在切入《水滸傳》的角度上,固然是將原著當作闡述文學理論觀點的例證材料,但也從原著中拈取有代表性的人物和情節,以窺一斑而見全豹、“云龍見爪”的方法呈現出了小說的敘事之美。值得注意的是,作者并沒有完全將理論當作“刀俎”式的工具,也沒有將小說文本全部當作“魚肉”式的材料,而是二者之間互為映照、互相支撐,使普通讀者能領悟小說藝術的美感,而對于寫作者又能理解創作技巧;使文學評論實現了同時指導閱讀和創作的作用,真正將文學批評做成了實踐性的學問。書中,作者常有令人耳目一新的精辟觀點,比如通過魯達的行為和性格闡明古代文體中的筆記和筆記小說之間的區別;又如將“武松斗殺西門慶”中夾敘夾議的手法與西方布萊希特的“間離”理論融通起來,講述古代說書人是如何演變為現在小說中隱含敘述者的,等等。由于借助例證解說,再加上作者質樸的文風,從中西文論資源中旁征博引來的理論和概念被“去魅”,變得通俗易懂。正所謂大道至簡,顯示的是一位資深評論家寬闊的學術視野和精到的學術見解。


              作者在《后記》中自言這部書“不是關于《水滸傳》的系統性學術研究”,而是以之為“例”的讀書隨筆。恰是因為生機靈動的隨興表達,才使字里行間充滿趣味——而這種趣味不獨在語言上,亦來自作者的文學主張和價值的立場,這是批評家風骨和性情的體現。作者毫不隱諱地對原著中的敗筆和金圣嘆批點中的不當觀點予以批駁,前者如宋江遇九天玄女受三卷天書,請神仙來化解無法推進下去的情節困境,是施耐庵的敗筆(《這三卷“天書”,必然有用》);后者如金氏對武松追殺黃狗的“過度闡釋”(《一只大黃狗趕著吠》),以及對宋江人物形象的矛盾性缺乏充分理解(《飛也似獨自一個去了》)等。這正是作者欣賞的魯迅的批評主張“批評必須壞處說壞,好處說好”。此外,盡管作者反對用今人觀念倒解古人心意,但書中亦不乏對小說主題進行的現代性思考,例如,對高衙內霸凌林沖的行徑,作者一語道破了高俅的“雙標”:“林沖做良民時,高衙內耍流氓;林沖亂了規矩時,高太尉講法度了!保ā兑`便縛,小人怎敢道地》)堪稱經典的評判。


              盡管寫作目的落腳在文學評論上,而不在于對原著的重讀,但在講解小說情節上的奧妙之處時,該書仍然有“經典闡釋”的功效,讀罷頗有“發現”了一部“新水滸”之感。水滸故事的傳奇性固然吸引人,但作為“有意味”的形式,其文本本身和敘事上的可欣賞性絲毫不亞于故事。作者以專業性的眼光發現小說情節上的巧妙和修辭中的機鋒,并闡釋其中的“微言大義”,揭示出了伏藏于其中但多被忽略的關竅細節,為理解原著提供了新思路。例如,魯智深打了鎮關西、燒了瓦官寺,為躲避官府緝拿而來到東京大相國寺,被派去看管菜園子。為何是去管菜園子而不是別的?在作者看來,這絕不是隨意為之,而是有著文化和敘事上的深意(《二三十個潑皮》)。再如,在梁山泊英雄排座次之后,盧俊義做了一個噩夢,夢見宋江乞求朝廷招安,一百單八將都被處斬了。為何是盧俊義做夢而不是別人做夢?作者詳細剖析人物的經歷和性格之后得出了結論(《夢中嚇得魂不附體(一)》)。在作者冷靜、理性的辨析中,我們得以看到原著中故事情節的精巧排布,這就是批評家的功績;設若沒有這番分析,處處皆是的“門道”恐怕會被忽略掉。正是經過作者的精彩闡釋,我們重新領略了經典名著的藝術魅力,這無疑也推動了《水滸傳》的研究進展。


              文學評論是鑒賞文學作品的專業學問和方法,需要專門的知識支撐,而其本身也是被觀照的對象。在向讀者普及文學知識和提升文學鑒賞水平方面,“用例說理”的《水滸例話》既不囿于文本也不被理論束縛,堪稱既“在場”又“出圈”的學術佳作。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暂无内容
            還可輸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约附近100元3小时